向阳而生 一路芳华

记全国司法行政系统一级英模、安徽省女子监狱三级高级警长吴秋瑾

2023-12-05 09:18:41 来源:法治日报 作者: -标准+

□ 本报记者 李光明

“当我凝望你的脸庞,心底涌起久违的坚强,平凡的你有着不平凡的过往……平凡的你是我的英雄,可学可做让我懂得信念如钢……”这是一首歌唱平凡英雄的赞歌。

全国司法行政系统一级英模、安徽省女子监狱三级高级警长吴秋瑾就是一位我们身边的平凡英雄。她是工作中的“拼命三娘”,把满腔热血倾注在了对罪犯的教育改造中,用大爱挽救了一个个迷失的灵魂;她是疫情期间的“逆行勇士”,用行动展现了监狱人民警察的责任担当;她向阳而生,面对“渐冻症”这个可怕的病魔,乐观向上。

平凡铸就伟大。吴秋瑾用无限忠诚书写了一名共产党人的生命礼赞。

“她是出了名的教育改造能手,没有哪个罪犯是她管不好的”

“你怎么变这个样子了,这不像你了,一点都不像你了,吴队长,是你救了我……”11月8日,得知吴秋瑾生病,专程从江苏南京赶来看望吴秋瑾的刑满释放人员小云泣不成声。

10多年前,小云在安徽省女子监狱服刑,别的罪犯成天想着减刑,而她却一心只想加刑,自己像“刺猬”一样,不好好改造不说,还几乎天天犯错,闹得监区很不安宁。

吴秋瑾反复找小云谈心,找到了小云自暴自弃的根源。

原来,小云因长期缺少母爱,导致她对母爱的渴望演变为对母亲的怨恨,不好好改造就是为了报复自己的母亲。

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吴秋瑾对症下药,一边自己担负起小云“母亲”的角色,陪她聊天、给她过生日、为她买衣物;一边联系小云的母亲,让她时常打亲情电话、来监狱探望、配合监狱开展亲情帮教,逐渐改变了小云错误行为,走上了积极改造的正途。目前,小云已经成家生子,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份稳定的工作。

1994年,25岁的吴秋瑾成为宿州监狱民警,在女犯监区从事管教工作。她一心扑在管教上,从最基础的警务内勤、教育矫治、谈心谈话学起,短短几年就成为教育改造能手。

2001年,女犯监区从宿州监狱分离出来,成立安徽省女子监狱,吴秋瑾又成了安徽省女子监狱的“拓荒者”之一。她凭着一股拼劲和韧劲,和监区民警一道探索适合女犯教育改造办法,建立健全了一系列监管安全措施。吴秋瑾被同事们称为“拼命三娘”,哪个监区问题多、难管理,监狱领导首先就想到让她去顶上,先后将两个难管监区带成了全省的先进和标杆。她也逐步从一名普通民警成长为监区领导。

从警29年,吴秋瑾用无私和奉献、用执着和大爱拯救迷途的灵魂,守护着大墙安全,护佑着人民安宁,教育转化了1900余名罪犯、50多名顽危犯,让她们带着温暖、带着阳光重新回归社会成为守法公民,确保了监管场所安全,维护了社会稳定。

“就监狱人民警察而言,育人、育心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吴秋瑾在大家的印象里,是出了名的教育改造能手,没有哪个罪犯是她管不好的。她的教育罪犯‘三点论’,一是用心、二是用情、三是永远不要忘记警察的职责,成了教育改造罪犯的‘教科书’,被民警们广泛运用在监管改造中。”安徽省女子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刘颖说,吴秋瑾就是忠诚的实践者,是忠诚最好的定义。

“如果有一个人回不去,那个人也一定是我”

在吴秋瑾的手机相册里有一张照片,她时常会调出来左看看右看看,即使是手不能举起了,她也会用眼神让照顾她的家人调出来给她看。

这是一张安徽监狱援鄂抗疫工作队全体队员圆满完成任务回来之后的合影。吴秋瑾是这支抗疫工作队的队长、临时党支部书记。

每当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吴秋瑾就会想起在武汉抗疫的那“生死53天”。

2020年2月,新冠疫情发生后,武汉形势严峻。安徽省司法厅接司法部紧急支援命令,成立了一支由20名女警组成的援鄂抗疫工作队,火速驰援武汉。当时已经51岁的吴秋瑾第一个交了请战书,组织上让她担任这支工作队的队长、临时党支部书记。

作为第一支到达武汉的女子警队,她们在还没来得及熟悉适应环境的情况下,仅用一天时间,就接收了第一批感染者。面对防护的不足、紧张的气氛,一些队员难免会心生恐慌,有的队员甚至给家人打电话时交代了“遗言”。

“姐妹们不要怕,恐惧来自我们自己内心,只要战胜自己就行了。我把你们带出来,就一定把你们一个不少地带回去,这是我对组织的承诺,也是对你们的承诺,如果有一个人回不去,那个人也一定是我。”吴秋瑾安抚队员们的话,为这支抗疫工作队注入了强大动力。

在抗疫的53天时间里,吴秋瑾带领队员们克服高强度、高压力、高风险之下的生理挑战和心理压力,坚守隔离点、转战方舱医院,常常连续多日加班,持续执勤10多个小时不吃不喝,身体和心理达到极限,以命在搏,没出一起事故、没有一例感染,圆满完成了任务。

2020年9月,“安徽监狱援鄂抗疫工作队临时党支部”被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集体”,吴秋瑾作为党支部书记赴京领奖。

“秋瑾姐每天心心相念的这张照片,是我们援鄂归来拍摄的唯一一张全家福,这是她完成对组织承诺的一种幸福。”安徽监狱援鄂抗疫工作队队员、安徽省女子监狱民警任莎莎说,遗憾的是,原本秋瑾姐与她们全体队员约定,在春暖花开时再带全体队员到武汉看樱花,这个承诺至今没有兑现。

因为,吴秋瑾罹患肌萎缩侧索硬化,俗称“渐冻症”。此后病情不断恶化,目前她的语言功能、行动能力等已经严重受损。

“我想对妈妈说,我已经接过了她手里的接力棒”

2020年10月,吴秋瑾确诊患了“渐冻症”的噩耗没有压垮她。

“我知道这是一种无药可医的罕见病,它让我知道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但我也可以选择心中有阳光,我就不怕被冻住。”吴秋瑾说。

吴秋瑾更加珍惜有限的工作时间,用更大的热情和惊人的毅力投入到工作中,直到说话越来越吃力、直到手脚不再听从使唤,她才听从组织的决定,回家治病。

“秋瑾姐一心扑在工作上,这些年她太累了。”安徽省女子监狱民警黄琳说,病症在她身上早有征兆,平常执勤时她经常会感到胳膊疼,尤其是在驰援武汉抗疫时,她右臂时常发麻、无力、抬举困难,每天穿脱防护服都要花费很长时间。“总以为肩周炎犯了,没有在意,其实她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在意。”

回家治病,吴秋瑾最大的快乐,就是能够和儿子朝夕相处。她的儿子是合肥市公安局一名特警。

“我从小就有英雄情结,就是因为妈妈是一名警察,每次看到妈妈穿上警服英姿飒爽的样子,就心生向往。”吴秋瑾的儿子贾若禹说,正式上班的那天早上,妈妈把他送到单位门口,“那一刻,她哭了,因为我实现了成为一名警察的梦想,她放心了;那一刻,她又笑了,看到我,像是看到了她自己刚从警时的样子。”

贾若禹知道,这是妈妈对警察生涯的不舍。多少次夜晚,隔着房门,贾若禹听到母亲哭出声来。吴秋瑾对工作对家人有太多的牵挂。

“妈妈是我从警生涯的引路人,她指引着我,影响着我,激励着我。我想对妈妈说,我已经接过了她手里的接力棒,继续身着蓝色铠甲,我也要成为一名像妈妈一样优秀的人民警察。”贾若禹说。

时光轮转,不知不觉中吴秋瑾母子俩完成了一次传承。

当前,在爱的阳光下,吴秋瑾正在积极治疗,在与时间赛跑的路上,人们都在祝福她超过病魔……

编辑:孙天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