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夸张抠鼻挤眼 张牙舞爪披头散发 衣着暴露魔性表演

带货主播“媚丑”引流令人无法直视

2023-12-05 15:12:5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网 作者: -标准+

□ 本报记者 文丽娟

□ 本报实习生 毕冉

近日,一场直播带货将“疯狂小杨哥”的徒弟“红绿灯的黄”拽入舆论旋涡,该事件被作为典型案例收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2023年“双11”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

报告指出,“红绿灯的黄”在直播间带货某品牌气垫时,形象邋遢,表情狰狞。在直播截图中,她甚至一度叉开腿蹲在桌上,姿势颇不雅观。

不少网友质疑这场直播带货过于低俗:“680元的高定气垫看起来就像9块9”“好好的高端品牌瞬间变得低俗了”“我会买地摊货,也会买品牌货,但是不会去地摊里买品牌货”……

随着直播带货的迅速崛起,一些“网红”抓住部分网友猎奇和“审丑”的心理,通过刻意扮丑、装疯卖傻来吸睛圈粉完成带货,但此类低俗带货行为越来越引起大多数消费者的反感。中国消费者协会监测数据显示,10月20日至11月16日监测期间,有关“直播带货”负面信息达156.5万条,占吐槽类信息的47.99%,涉及价格垄断、低俗带货、虚假宣传等问题。

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指出,近年来我国相关部门、短视频平台、电商平台等陆续出台相关规定对直播带货乱象加强治理,但仍然有一些主播靠着低俗、打擦边出圈引流,背后罪魁祸首就是流量变现。低俗带货不但玷污了互联网生态秩序,还违背了直播带货的初衷,大幅拉低消费者的购物体验。

低俗带货没有底线

观众反感期待监管

记者近日浏览多个电商平台的直播间发现,目前进行直播带货的主要是两类人,一类是专业主播,还有一类是店铺自己的主播,他们运用直播话术每天进行不间断重复直播。有主播在带货时穿着奇装异服,刻意将自己扮丑,如把脸涂得惨白、嘴唇涂成黑色,用夸张的嘴型反复吆喝:“原价699(元),今天你们到我直播间,只要299(元)!关注我还送粉丝券,只要279(元)!”

在某短视频平台上,有网友盘点了一些靠卖丑吸引流量的“黑红”。这些“黑红”或满口大龅牙,龇牙咧嘴;或表情夸张,抠鼻挤眼;或张牙舞爪,披头散发;还有的衣着暴露,表演“魔性”。目前,一些扮丑“账号”已被永久封禁。

“现在一些带货主播真是毫无底线。扮丑的、低俗的、软色情的、暴力的,我都不敢在孩子面前刷直播,就怕万一孩子看到了产生不良影响。”北京一位刘姓家长说,他的孩子正在上小学三年级,周末让孩子玩一会儿手机,但手机里的短视频或直播App都被他删了。

来自湖南的王女士对此深有同感,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特别反感刷短视频或者逛电商平台时刷到这些低俗的带货主播。“现在很多主播满嘴网络脏话,有时还说些‘黄段子’,小孩子看到了很容易学样,不仅容易耽误学业、影响身体健康,还容易对孩子三观的树立造成负面影响。”王女士希望相关部门加强对直播带货内容的监管。

背离社会道德风尚

玷污网络生态秩序

主播带货时究竟哪些行为属于低俗的范畴?

受访专家对此解释称,界定低俗的边界需要综合考虑社会道德标准、法律法规以及公众的价值观等因素。一般来说,价值导向不正确、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违反公序良俗,包括拜金主义、炫富、炒作绯闻劣迹、衣着暴露等行为都可以算作低俗。

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教授、中国网络与信息法学会理事刘文杰指出,所谓“低俗传播”,即通过各种媒介发布和传播低俗内容。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将信息区分为鼓励传播的信息、禁止传播的违法信息和抵制传播的不良信息。该规定要求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采取措施,防范和抵制制作、复制、发布不良信息,其中就包括“宣扬低俗、庸俗、媚俗内容的”信息。

“从‘规定’所做的信息分类可以看出,‘低俗内容’不是法律禁止传播的内容,而是与社会良好道德风尚有所背离的内容。‘炒作绯闻、丑闻、劣迹等的’‘带有性暗示、性挑逗等易使人产生性联想的’信息其实都属于低俗内容。”刘文杰说。

为什么直播间低俗带货泛滥?业内人士分析,这或许与公众的“审丑”心理有关,一些人为了宣泄焦虑、释放情绪而通过“审丑”寻找自我优越感。在流量、资源和行业“内卷”等压力下,一些主播通过哗众取宠、飙脏话、荤段子等低俗行为“媚丑”以博取眼球。同时受平台算法影响,“媚丑”信息因引流效果较好更容易被推荐给受众,产生信息茧房效应,最后形成恶性闭环。

“泛滥的低俗带货现象玷污了互联网生态秩序,与直播带货的初衷相违背,也会让消费者的购物体验大打折扣。”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胡钢说。

严格遵守公序良俗

坚决杜绝色丑怪假

为治理直播带货出现的各种乱象,中央和地方相关部门、短视频平台、电商平台等近年来陆续出台了不少办法和规定。

比如2022年4月,中央网信办等部门开展为期3个月的“清朗·整治网络直播、短视频领域乱象”专项行动,集中整治“色、丑、怪、假、俗、赌”等违法违规内容呈现乱象。

今年7月,中央网信办又发布《关于加强“自媒体”管理的通知》,要求限制违规行为获利。对打造低俗人设、违背公序良俗网红形象,多账号联动蹭炒社会热点事件进行恶意营销等的“自媒体”,网站平台应当取消或不得赋予其营利权限。

此外,《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明确鼓励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制作、复制、发布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优秀道德文化和时代精神,充分展现中华民族昂扬向上精神风貌的内容,以及其他讲品味讲格调讲责任、讴歌真善美、促进团结稳定等的内容。同时规定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应当采取措施,防范和抵制制作、复制、发布含有宣扬低俗、庸俗、媚俗内容的不良信息。

《网络主播行为规范》也指出,网络主播应当坚持正确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坚持健康的格调品位,自觉摈弃低俗、庸俗、媚俗等低级趣味。并专门提出严禁服饰妆容、语言行为、直播间布景等展现带有性暗示、性挑逗的内容。

受访专家认为,带货主播应当担起流量背后的责任,及时学习相关部门和平台出台的规则,摸清边界底线,遵守法律法规、公序良俗应该成为直播行为的底线。

“要想杜绝直播间主播低俗带货现象,最关键最长远的办法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唱响主旋律、弘扬正能量,形成全社会自觉防范和抵制各类低俗、庸俗、媚俗的不良信息的良好风尚。”胡钢说。

在他看来,网络直播平台、主播等经营者,应当切实严守法律底线,不断拉升道德高线。经营者利用低俗营销构成消费欺诈的,应当依法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带货主播实际上是一个需要扎实专业素养的新职业,针对不同的产品、受众,带货主播要有不同的直播风格,实现雅俗共赏、老少咸宜。直播带货团队也要不断优化提升整体的专业水准及运营能力,对选品、品控、售后等一系列流程质量进行严格把关。

“但不论选了什么产品,确定了哪种风格,主播及其团队都应当严格遵守《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网络主播行为规范》等专项管理规范,坚决杜绝‘色、丑、怪、假、俗、赌’等违法违规内容。”胡钢说。

他建议,对于违法违规乱象,网信、工信、公安等多部门要加强协同监管。与此同时,观众在观看直播时也要对无节操、无底线的低俗带货积极说“不”,从根源上消弭“媚丑”的土壤。

刘文杰也提出,对低俗内容的抵制应当依靠行业和公众的自觉,对制作和传播低俗内容者可予以劝诫,或依据行业、平台公约加以适当的处理。不过也要警惕以纯化社会风气之名为网络建立道德法庭,避免以道德代替法律,避免以一个群体的审美趣味统一所有群体的审美趣味。高雅与低俗的界限并不总是十分清晰,法律在此类问题面前应当保持谦抑。

编辑:孙天艺